回顾苏纪兰服务于海委会的二十年

发布日期:2023-02-10 来源:“海洋档案”公众号 阅读:360

全文转自“海洋档案”公众号

1993年1月25日,在曼谷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简称海委会,IOC)西太平洋分委会(WESTPAC)第二次会议上,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教授苏纪兰当选为该分委会主席。

1993年2月23日,在巴黎举行的由85个国家的政府代表和20多个国际组织参加的海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上,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教授苏纪兰被选为海委会的第四副主席。

1999年7月7日,在海委会第二十届大会上,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苏纪兰当选为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主席。这是中国海洋学者第一次担任海委会主席职务。

2001年7月10日,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召开的第21届海委会大会上,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苏纪兰以唯一候选人的身份赢得全部选票,荣获连任,再次当选为海委会主席。这是中国籍科学家首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要机构中连任主席职务。

今天,海洋档案与您一起回顾苏纪兰院士自述服务于海委会的20年。

一、竞选WESTPAC主席

SCOR),是国际上推动海洋科学研究的重要非官方组织。我刚回来的时候,中国科协已经恢复了在ICSU 的席位,而海洋局正在承办加入SCOR 事务。由于我在中美长江口合作项目的表现,海洋局让我参与了相关的谈判工作,并协助成立了中国海洋研究委员会(中国SCOR)。我在SCOR执委会担任了两届委员,并从1984年中国SCOR成立开始,连任了四届秘书长,主要工作是协调我国海洋学家参与SCOR的各个工作组和大型计划,调动了全国海洋科学界的积极性,赢得了普遍的认可。

国家海洋局希望我能进一步在官方的海洋组织中承担一些工作,特别是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之下的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简称海委会,IOC)。IOC 在各地区成立了不同层次的机构,最高层次是分委会,与我国有关的是西太平洋计划(WESTPAC)。

640.jpg

海委会西太平洋分委会logo

经过日本的努力,IOC终于批准WESTPAC升格为西太平洋分委会,并于1990年在杭州开成立大会。因为主席肯定是日本人,所以海洋局希望我竞选WESTPAC副主席。我是想好好做研究,说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参与这些事务。局里说只是开开会,不花多少时间的,最后就参加了,就这样我成为WESTPAC首届的两位副主席之一。谁知半年后,作为主席的日本科学家Nemoto教授不幸去世,局里希望我去竞选主席。当从个人荣誉上升到国家荣誉的时候,我只好服从。

竞争WESTPAC主席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当时的IOC秘书长Kullenberg先生要考察我是否能胜任,让我参与一个专家组,观察我在会议上与其他学者交流、表达不同意见、协调等能力;其次还有另一位副主席的问题。最后在复杂的背景下,我被任命为代理主席(Acting Chairperson),干了一段时间后再成为期间主席(Interim Chairperson)(主席只能大会召开时由会员国选举产生)。1993年,在曼谷召开的WESTPAC第二次大会上,我正式被选为主席。

任期中,在各国的共同配合和局里的协助下,共同推动了许多科学活动,让WESTPAC气象一新。五年多时光对我已是漫长的日子,因此急流勇退,决定不再竞选连任。

在WESTPAC主席任期中,我曾于1993年竞选过IOC的第四副主席,并成功当选。两年任期中我参与过IOC的主席会议,这个经历让我学习到了从宏观看IOC的问题。

640 (1).jpg640 (2).jpg

海委会西太平洋分委会官网关于苏纪兰的任职记录

二、WESTPAC主席任期间的亮点

在我任主席期内的WESTPAC有三点工作是可以称道的。

一是WESTPAC早于IOC涉足海岸带综合管理,在举办的科学大会内容及合作项目上都有体现。而IOC因职责只限于自然科学未能早日涉足此重要方面,直到进入21世纪后,IOC修改了其职责后才正式涉足海岸带综合管理。

二是对于IOC推动的全球海洋观测系统(GOOS),WESTPAC因为是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仅对沿海观测部分感兴趣,这与发达国家更重视深海大洋观测是截然不同的。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支持下,WESTPAC争取到经费成立了以近海观测为重点的东北亚区域海洋观测系统(NEAR-GOOS)。

三是修订科学计划框架,以适应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和学科的发展,而IOC在进入21世纪后才对其科学计划框架做了类似的修改。

640.png


1996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西太平洋分委会第三次会议上3名中国人同时登上主席台(从左至右:蒋逸航、苏纪兰、李海清)

三、IOC主席任期间的工作

IOC主席层的任期是两年,1999年IOC主席、加拿大的Holland先生两届任期届满。国家海洋局决定提名我竞选,并广泛争取各会员国的支持。最后,我在1999年IOC大会上竞选成功,两年后于2001年再次当选。

四年的IOC主席对我又是一个新的经历。主席的任务是在大会及执委会上让会员国充分但有效地发表意见、能求大同存小异达成共识、并形成可实施的决议或行动。在休会期间主席则需要协助IOC秘书长对这些决议或行动理出重点,并监督其执行,对此我采用一年两次的主席会议来实施,并充分调动前主席及副主席的参与。这种主席会制度以前也曾偶有实施,在我任上将之规范下来,后来一直延续着。此外,在休会期间,主席还要在秘书长的配合下,出席一些场合去为IOC争取其应有的地位与利益。

640 (1).png

联合国政府间海洋学委员原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 苏纪兰




640 (3).jpg

640 (4).jpg

海委会执行理事会上苏纪兰的演讲稿(部分)

四、IOC主席任期间的亮点

在为IOC争取其应有的地位方面,值得一提的有三点。

一是我当选后不久适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讨论IOC职责修改的问题,这时突然遇上因教科文组织内部原因而产生不利于此修改方案通过的形势。我一方面与一些关键会员国驻教科文组织代表沟通,一方面与IOC秘书长Bernal先生共同起草了一封逻辑性强、态度坚决又措词恰当的发言稿,最后有惊无险地通过了IOC职责条款的修改方案。

二是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先生的沟通,他刚上台时对IOC的一些特殊性质与地位认识不足,我适时地与他多次接触,不卑不亢地持续提出我们的看法,最终赢得了他的信任和支持。

三是与IOC秘书长Bernal先生配合,通过在联合国举行的有关海洋事务非正式磋商会上的几次发言,让有关国际组织认识到,IOC除了是联合国在海洋科学方面的重要职能组织外,也是一个可作为近海及海洋事务的协调机构。

我与IOC的工作联系断断续续一直到2010年。回顾这20年来,参与教科文组织等国际事务虽然占据了我不少的研究时间,但这时间用得是有意义的,是为国际及国家的海洋事业做出了一些贡献的。

640 (2).png

2003年,苏纪兰(前排中)在印度新德里参加海委会的主席工作会议


  • 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 2021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40255号-4   流量统计   

  • 地址:杭州市保俶北路36号
    邮编:310012
  • 总机号码:+86-571-8196 3198
    传真:+86-571-8883 9374